1. <sub id="b3xzk"></sub>
    2. 我成了武侠乐园的NPC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个吃里扒外的叛徒!

      作者/凌若风飞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小说 http://www.cepumas.net ,就这么定了!
          “好了,大家都先安静一下,听我说。”

          秦铭示意周围这群叽叽喳喳的手下。

          就是他在这些人的心里威望尚且不够,好半天都没能让场面静下来。

          这让刚想起那个神秘人的秦铭,只觉心里更加烦躁难耐。

          又看着那群NPC,还在那里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每个人都是用质疑的语气跟神情对着他,秦铭再也忍不住。

          他被那个神秘人给玩弄威胁也就罢了,

          区区一帮子破铜烂铁的NPC也敢给他脸色看?

          既然有心好言相劝不听,那他也懒得客气!

          “都TM给老子闭嘴!”

          这一声怒吼比刚才他客气的言语相比,那真是效果超群,

          立时让那些NPC齐齐没了声响。

          看他们终于是闭嘴了,秦铭冷眼扫过那些人:

          “一个个都问什么问?”

          “我那么做自然是有我的理由,哪里那么多为什么?”

          “要是每做一件事还都需要跟你解释,你们不累我还累!”

          “是你们是门主,还是我是门主?

          “你们家人的仇我会带着你们去报。”

          “你们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知道吗?!”

          一群人默默地互相良久无言后,

          最开始提出质疑的中年男子又道:“门主,别的我们都可以不问。”

          “但您至少要告诉兄弟们,为什么一看到那个韦云潇咱们就要撤吧?”

          “就算那个人身上没有赏金,可他至少曾经是阴阳魔极宗的大护法。”

          “咱们血烈门跟阴阳魔极宗之间一直冲突不少。”

          “自从上次门主您被刺杀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很多兄弟因此都死在了阴阳魔极宗的手里啊。”

          “这个仇门主难道觉得不应该去报吗?”

          中年人看秦铭要说什么,抢先了一步道:

          “我知道,现在阴阳魔极宗也没了,阳烨听说也死了。”

          “但仇不会因为几个人死了就消失,至少在他们全部都死了之前是不会。”

          “这次咱们既然遇到了以前的大护法。那把他杀了,用他的血也是可以祭奠死去的弟兄的。”

          “我就不是不明白,不管是出于赏金还是报仇的目的,咱们都应该动手的。”

          “可为什么您一看到韦云潇,却反倒让我们撤呢?”

          “您的这个决定,不得不让我猜测门主您跟韦云潇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中年男子说话时,不是门主,就是您的显得态度很恭敬,

          但他的言语里,却处处透着疑虑,尤其是最有一句,直接说的周围一片哗然。

          秦铭脸色一变,盯着那个人眼中冒着杀气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我跟他之间有不为人知的交易?”

          中年男子毫不畏惧地看着秦铭道:“门主,你扪心自问一下。”

          “是不是自从韦云潇被阴阳魔极宗宣布是叛徒之后。”

          “咱们血烈门跟阴阳魔极宗之间的冲突,突然变得比以前更加剧烈了?”

          “我本来也没想到什么,但今天你的这个决定,不得不让我这么想啊。”

          “若不是如此,很难让我想明白,你为什么会放过那他。”

          秦铭听的都呆住了。

          这个NPC牛啊,猜的还真是准确,连他有交易的事情都能知道。

          只是对方说错了一点,他所交易的对象,并不是韦云潇,而是那个神秘人。

          他只是奉命行事监视韦云潇,但不准伤及其一丝一毫,如有需要,还要出手相帮。

          可这种缘由又如何能告诉这个人?

          神秘人说了,他这件事决不能被第三人知道,

          如果他说了,那迎接他的就是死亡,而且不只是乐园里,还有现实!

          何况,就算他说了又能怎样,对方是个NPC,根本不可能理解他的话。

          “这家伙以前脑子有这么好使吗?”

          秦铭心下疑惑。

          对于这个人他是有印象的,在那天对方带人找到他时,

          对方就是个为人憨厚老实,忠肝义胆的主。

          怎么今天突然变得这么尖酸刻薄,刨根问底,

          关键是还能说出一些让他不知该如何回应的言语。

          是他之前小瞧了这位,还是对方隐藏的够深?

          不管那样,都不能让这人在继续说下了去了。

          秦铭发现在对方的一番言语后,周围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

          从原本只是疑惑他的决定,已经变得开始怀疑他这个人了。

          在这么下去,他这个门主别想在继续当下去了。

          “额,你误会了。我下令撤退是想着,想着赏金的缘故。”

          秦铭临时编纂了一个借口道:“你们忘了吗,活的跟死的,那能得到的赏金是不一样的。”

          “我这不是想着既然发现了失踪许久的韦云潇,咱们怎么也要抓活的不是?”

          “咱们想要重振血烈门,肯定是钱越多越好。”

          “至于夜莺,咱们既然已经都能找到她一次,就能在找到她第二次。”

          “所以才想着先暂时放过他们,要不然大家黑火一下去,万一把韦云潇给炸成碎屑了。”

          “咱们到时候怕是连死的赏金都拿不到,那岂不是太吃亏了?”

          “仇自然要报,可日子也要过不是?”

          “这几天大家吃不好穿不暖的样子,我身为门主,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啊!”

          这一番话说完,看着那群NPC露出了若有所思,原来如此的样子,

          神情中对他的疑虑渐渐转变成了感激。

          看的秦铭心下不由暗自佩服自己的机智,

          NPC,到底还是比人好骗一些的。

          但他还没高兴多久,原本也被说动的那个中年人,

          身子微不可查地一颤,眼中的感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毫无感情的冰冷,

          或者说是呆滞也许更为准确一些,就像他被谁给操控了一样。

          只是这一点,周围的NPC自然是不会察觉,

          秦铭也正在沉浸在放松的心情里,所以没谁注意到这种细小的变化。

          就算注意到了,秦铭估计也不会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中年人冷笑一声道:“门主,要是刚才我还只是怀疑的话。”

          “听了你的这番话,我反倒可以确定,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

          “你和韦云潇之间,是真的有交易!”

          秦铭心里咯噔一下,但他不觉得自己的话哪里有漏洞,

          指着中年人,怒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不要以为你是门中老人,就可以肆意妄言!”

          “我妄言?”

          中年人淡淡道:“门主大人,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更多的赏金,为了我们的生活。”

          “那敢问门主,韦云潇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

          秦铭刚说了一个字就卡克了。

          “说不上来了吧?”

          中年人面带讥讽地道:“那是当然,因为你当时只是让我们撤,但没有说留人去跟着他!”

          “人都找不到了,又何来的赏金?”

          “你刚才那么自信,是不是没想想到这一点?”

          “这也很正常,因为你压根就没想着要用他去换赏金!”

          “你不配做门主,你就是个吃里扒外的叛徒!”

          “你!我……”

          秦铭想说什么,但因为他的言语有失,现在被对方抓住了破绽,

          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挽回来。

          看中年男子一副得意的样子,其他那些本来好不容易被他说动的NPC,又开始变了脸色,

          气急攻心之下,

          刷!

          秦铭直接是趁中年男子不备,抽刀将对方给一刀封喉!

          在一片血光中,秦铭恶狠狠地道:“说我是叛徒?”

          “我看你才跟韦云潇有联系,竟然在这里妖言惑众!”

          说着,提着带血的刀,他横扫周围道:“你们还有谁有疑问的?”

          “还有人谁觉得我是叛徒的?有种的,就给我站出来!”

          随着他满含杀机的目光,周围人都是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半步。

          但随后,在秦铭惊讶的目光中,所有人又都是朝前踏出了一步!

          中年男子的死,就像是出发的什么开关一样,

          沧啷啷,兵刃出鞘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秦铭周身明晃晃地全是刀子。

          “叛徒!”

          “叛徒!”

          “你,你们……”

          秦铭本想着杀了那个人杀鸡儆猴,用血来震慑那些NPC。

          怎么也没想到,事与愿违,起了反效果。

          眼看一群人对他都起了杀心,口中低吼着叛徒二字,秦铭慌了。

          他的武功是要比在场的人都高,单打独斗,或者一个人对付七八个都不在话下。

          可数十人一起上,那他就有些无能为力了。

          以前有复活机会也就算了,现在他死了,可就真的死了啊。

          “我还不想死啊!”

          秦铭这么想。

          但失去了复活,就像是他失去了某种依靠一样,现在的他心里全然没有斗志。

          咻咻咻,啪啪啪!

          就在这时,几枚烟花从林中的一处飞射而出,

          在围着秦铭的人群里炸裂开来,弄的那些人一阵的手忙脚乱。

          在混乱中,一道玄衣红巾的身影从天而降。

      【精彩小说 www.cepumas.net】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28 精彩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旺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