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b id="b3xzk"></sub>
    2.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正文 第486章:咱老百姓真高兴

      作者/蠢蠢凡愚QD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小说 http://www.cepumas.net ,就这么定了!
          “哎呦,李总抽烟!”

          “李总,您尝尝这是俺们小园子里边儿种的瓜子儿,使麻子炒的!老香了!”

          “去去去!人家李总体面人,嗑瓜子磕完了嘴上雀黑,二赖子你捣什么乱?来来来,李总喝茶!”

          “喝啥茶呀?马上咱就上菜,让李总留着肚子,尝尝咱家铁锅炖大鹅!”

          “对对对!留着肚子一会儿多吃点儿咱家的大鹅小鸡儿,都是新杀的!”

          坐在席上,李宪是哭笑不得。

          刘伟汉把自己的身份公布完了,自己就像是个动物园里边儿的大熊猫一样,被一群村民给围上了。又是端茶又是递烟,可这头烟刚掐在手里,就被人拿走,这边儿的茶水刚端起来,就又被人给抢走了。

          热情太过、自己都不知道该拿出啥表情得好。

          “干啥那干啥那!”刘老蔫见李宪表情不自然,急了,挥手将众人了一句,笑嘻嘻的走到了李宪面前,捧起了王庆麟家的一捧喜糖塞到了李宪的手里,“李总吃糖,喜糖!”

          见到他这幅殷切的样子,刘元看不下去了,指着刘老蔫笑骂道:“好你个刘老蔫啊,个老势利眼,见到李总来了,连刘县长都不理了?”

          刘老蔫哎呦一声,板起脸:“那可不能这么说,刘县长春天时候来过咱刘大巴掌屯,李总这不是第一次登门么,可不能失了礼数!”

          “嘿!”刘元佯怒,指了指刘老蔫。

          刘伟汉却摆了摆手,“应该这样!要不是李总把咱们邦业白酒业操持起来,咱邦业哪有机会富起来?这刘大巴掌屯种高粱,又能卖几毛钱一斤?这糖啊,得先让他先吃。”

          说着,刘伟汉拍了拍李宪的肩膀,“怎么样啊李宪,我送你的这个新年礼物,还满意不?”

          李宪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他终于知道刘伟汉把自己半路截下来带到这穷乡僻壤的用意了。

          刘大巴掌屯他之前就听说过,是真穷,不是假穷。据说在88年的时候,村里还组织过村民出去要过饭跟县里逼宫要补助。现在看着村里过得好了,他是实实在在的高兴。

          不过高兴归高兴,刘伟汉在这儿,这功劳他就不能往自己身上揽。

          “满意。特别满意。”他点了点头,“不过这刘村长啊,这糖你还是得先给刘县长吃。当初要不是刘县长上任之前找到我,死活把我拉到邦业来投资,也就没有后来咱们邦业的这些变化。我就是个商人,带领大家伙脱贫致富,可是刘县长一手操持的。”

          “都吃,您俩都吃!”

          刘老蔫还是有眼力见儿的,说话间扒了两颗小淘气的方块糖,一手一个,直接递到了刘伟汉和李宪的嘴边儿。

          这糖到不是什么特别好的糖。

          现在市面上的糖块大致分四个档次,第一档的是那种称斤的糖块,就是一节一节的小圆柱糖,里边儿带花儿的那种。或者是像皮球一样的糖球,大约是三四块钱一斤。第二档的就是带包装皮的,比如这个小淘气,或者是另一种塑料皮的菠萝蜜。第三档就是奶糖,像什么大白兔,刚刚流行起来的金丝猴,喔喔佳佳。第四档的那就是进口的巧克力啥的了,邦业这边儿现在都没有卖的。就算在冰城那种省会城市的供销社,都得找熟人才能买得到。

          就是这么到嘴里黏糊糊发腻的糖块,李宪吃着却格外香甜。

          在赚钱之外,他忽然真正的理解到了做实业的乐趣。

          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在心中油然而生,比年初时候看了邦业白酒业的业绩报表都舒服。

          周围的年轻人见李宪的岁数不大,跟自己的年纪相仿,但是生意却做的这么大,都凑合着聚到了李宪的身边儿,用好奇和羡慕的目光在李宪的身上打转。

          大棚之外一些前来王庆麟家参加婚礼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不时掀开塑料布,飞快的往里瞥一眼然后红着脸嘻嘻哈哈笑着跑开。

          倒是让李宪怪不好意思的。

          尴尬之下,他看了看一旁盯着自己手腕上那块朗格表出神,似乎有什么话想问的二赖子,笑了:“我刚听说你叫二赖子,是吧?”

          “啊、哎!对,我叫陈二波,小时候起水痘长了一脸的癞子,大家伙儿就都管我叫二赖子、”二赖子挠了挠后脑勺,指了指李宪的手表,“李哥,你这表准吗?”

          李宪一愣,明白了他的小心思,笑道:“准还是挺准,就是天天得上发条,麻烦。”

          一听他这么说,二赖子摸了摸自己的卡西欧,脸上泛起了得色。

          似乎因为找到了自己的表一百年都不会差一个字儿,而且还不用上发条这一点比李宪的强而暗暗高兴。

          可是二赖子还没嘚瑟起来,就被刘老蔫一巴掌拍了后脑勺:“你嘚瑟个啥!李总手里那一块表,怕是能顶咱们村的家当值钱!瞅给你烧包的,还跟李总比。你咋不比比脑子呢?你要是能做个买卖把一个县都带动富裕了,到那时候你再颠儿!”

          看着二赖子吃瘪,村民们都呲着牙嘲笑。

          “就是就是!”一旁立刻有村民附和:“那早时候我爹就说了,种啥也不能种高粱。这玩应是最没油水的东西,给畜生畜生都不愿意吃——它不顶饿呀!谁能想到这玩应儿酿出来的酒全国人民都稀罕?能卖这么好的价钱?”

          “那倒是、不过现在人都有钱了,也说不准是啥秉性。在咱们这嘎达瞧不上眼儿的东西,那在南方还就吃香呢!咱们这边儿的蘑菇木耳啥的,南方城里人都抢着要!”二赖子挨了揍也不老实,捂着后脑勺说到。

          “哦?”李宪看了看二赖子,“你还去过南方?”

          二赖子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去过,咋没去过?90年的时候俺就爬火车去过京城。先是要饭,后来让派出所给我抓了,又给我安排了工作。可那边看不起咱山里人呐、待不下去。当初我住在一个工棚里头,那棚头看咱没文化没靠山往死里欺负咱。出去给人家掏下水道,说好了给五块钱,可是费劲巴力掏一小天掏完了,人家扔地上一块钱就让咱滚蛋。花钱的地方也多,一个月挣个三五十块钱,吃饭住宿抛出去,都没有要饭逍遥。老子一生气,就去他妈地,爬火车一路要饭又要回来了。”

          在二赖子眼里,出了山海关就算是南方了。

          听二赖子的三言两语,李宪和刘伟汉相视一眼后沉默了。

          半晌,李宪抬手拍了拍二赖子的肩膀,“别灰心。山里人咋了?我也是山里人。往前数,那***和小萍同志还都是乡下人呢!好好干,等赶明儿攒够了钱,你也能去城里买房子。到了你儿子的时候,他也就是城里人了。”

          二愣子一拍大腿,擦了擦自己的卡西欧:“俺就是这么想的!当初我坐火车的时候听广播,那说书的咋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看看,现在我二愣子不也翻身了嘛?”

          “哎呦!”刘伟汉一听这文绉绉的话,倒是意外了,对刘老蔫招了招手,“看不出来,你们村还有这人才?”

          “哈、”二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朵,“俺当时也不知道啥意思,都是车上的老人看我埋汰给我讲的。他那时候还给了我一块烧饼呢。”

          李宪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行了,都过去了。现在过好了你们就好好干。今年只是个开头,咱们邦业白酒业在中央电视台打了广告之后,会越来越好,你们这收入啊,也就能越来越多。等赶明你们真正的富裕起来了,把村里的孩子,你们的下一代都供上大学,总理啊书记啊啥的咱不想。可到时候,没准就真出息出个什么市长县长啥的,那可不就也算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唉!李总这话说得对!”村民们一拍巴掌,显然是李宪的话戳到了他们的痒痒肉。

          刘老蔫却是嘿嘿一乐,给李宪敬了根烟:“那还得请李总照顾、俺们才能富起来。”

          李宪一愣,他隐隐约约问到了套路的味道。

          果不其然,刘老蔫给李宪点了烟,就笑嘻嘻的发了难:“李总,您看俺屯子这大小伙子有的是,可是冬天卖完了粮就没啥干的了,这呆一冬,那就是劳动力咸……咸……”

          “那叫劳动力闲置!”一旁的刘元一伸胳膊,提醒到。

          “啊对!劳动力闲置!”刘老蔫哈哈一笑,“李总你看看,能不能给俺们屯这些个大小伙子安排安排,干点儿啥?你瞅瞅,这一个个壮的跟牛犊子似的,有力气着呢!当驴使都行,让他们有个营生,别天天在屯子里摔扑克打麻将,赚点儿零钱就行!”

          李宪都这老村长的狡黠给逗笑了,他看了看一旁的刘伟汉,见对方点头,便挥了挥手,“行,这个不是问题。不过刘村长啊,这出苦大力,可不是个路子。我给你们指条道吧。”

          “唉!李总你说!”刘老蔫兴奋道。

          李宪指了指刘元,“回头啊,你让屯子里的小伙子们去找刘主任,让他给你们安排安排,让咱小伙们都去学学开车,考个驾照。马上年后咱们新北集团就要成立运输公司,到时候肯定就要招司机。你们这头快点儿把驾照考下来,到时候农忙的时候伺候庄稼,农闲的时候卖手腕当司机,旱涝保收,那不比出苦大力强多了?”

          “唉!”刘老蔫眼睛亮了,拉着身边儿的几个年轻汉子给李宪和刘伟汉刘元等人鞠了个躬,“那这事儿我们可就记下了!”

          刘伟汉呵呵一笑,挥了挥手,“行了!刘老蔫,这样式儿的要求,只要不违反纪律我都能答应你们。可是你们自己得争气,把钱挣到手,把腰杆子挺起来才成。把你们这脑袋上的穷帽子和心尖尖上的穷帽子都摘下来,那才行!”

          “唉!”

          这回刘老蔫答应的干脆。

          正在这时,大棚之外的小孩子们咋呼起来。

          “新娘子来啦!”

          “去去去,快点儿把鞭炮点上!”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蒙着大红布,穿着花棉袄的新娘子被娘家人搀扶着,进了院子。

          刘大巴掌屯,格外热闹。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精彩小说 www.cepumas.net】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28 精彩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旺彩注册